无杂馄饨

喜欢洋也喜欢星,是双厨
晓薛是本命
我家仙女@巳栗
平时处于不上线的状态
最近处于嗝屁
会死很久
无脑写手 想到什么写什么
感谢你们一群可爱的人能看下去♡

【晓薛/接龙】去错空间嫁对郎(五)

前文戳→

(一)

(二)

(三)

(四)

“薛洋?”

“薛洋!”

晓星尘轻晃着怀中人的肩膀,只见对方原本苍白的脸上连最后一点血色也褪的一干二净,神情痛苦。薛洋紧咬着嘴唇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却是痛的厉害,此时额上的汗已经淌到了脖颈。晓星尘心下着急,却也不敢用力去搂着他,怕徒增痛苦,只能轻摇着他放缓语气:“告诉道长,你哪里不舒服?”

薛洋揪着他的衣领,颤抖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,他便拼了命的往他怀里缩,呢喃道:“冷...我好冷...”

晓星尘伸手抚上他的额头,顿时一惊,薛洋此时额头烧的滚烫,怕是再拖下去晓星尘都怕把他脑子烧坏掉,但与此同时他心里又冒出一个沉默的猜测:他是发着烧来的?

迅速脱下外袍将人裹紧,晓星尘二话不说将人公主抱起来,刚准备御剑飞走,又突然想起来被遗忘在一旁还在一脸懵逼的两人。可怀中人实在颤抖的厉害,晓星尘不敢耽搁,只能有些为难的对他们说道:“这儿正好有条小路可以通到山下,出去便是市集,我先去看看有没有医馆,可能要麻烦你们.....”

“没事的,薛洋要紧,你先去吧。”站在对面的晓星尘首先发了声,晓星尘看着对面那张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脸,又想起薛洋刚才的那一番话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他看了一眼站在对面依旧懵逼的另一个薛洋,最终还是朝那个自己点了下头,迅速御剑向山下飞去。

薛洋此刻内心只感觉有一万个卧槽飞过,他看的目瞪口呆,除了这两个字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不出别的什么屁了。这个世界的自己....不对,这个世界的道长,他俩,他俩!也太明显了吧!薛洋突然想磕这两个人的cp,毕竟他看的耽美小说玩的耽美游戏看的耽美动漫也不少吧,在那个网络发达的时代,已经把他成功培养成为cp爆肝十张的灵魂画手!

他终于在此刻茅厕顿开!难怪,他说晓星尘之前对自己和对这个薛洋哪里不一样,自己的任何任性调皮他都能包容,自己的骚话在说多之后也只是让他习惯,而不会做出更近一步的举动,说明,他就是个弟弟啊!晓星尘只是把他当弟弟看待了。而对这个薛洋,晓星尘却不会再包容他的任性,但却很明显的想去占有他!不想放他跑掉。否则不会在见到他之后情绪波动的那么明显,虽说他们之间有深仇大恨,却在晓星尘抱起薛洋丢下他们的那一刻,解开了,毕竟人家是原配啊!现在两人只差敞开心扉了,薛洋觉得自己真他娘的是个天才。

薛洋不禁用胳膊肘戳了戳身旁的晓星尘,来自同世界的学长。对方却能读懂他的想法似的,满脸笑意的朝他竖了个大拇指:“学弟想的很有道理,不过天黑之前,我们还是尽快下山吧。”

两人各自谈了一些之前生活里的琐事,薛洋突然一敲手掌,转头问晓星尘道:“对了,你是怎么穿越过来的?”

晓星尘脸上笑容不减,笑眯眯的回问道:“你是怎么来的。”

薛洋看着眼前快到尽头的小路发呆:“我他娘的也不知道,就他妈莫名其妙的突然飞下来还砸到了这个世界的你,哦对,还被抱了个满怀。”说到这里,薛洋的嘴角不禁微微一弯,露出那颗小虎牙。

“那你可能还好一点,”

晓星尘顿了顿,有些尴尬的挠了挠鼻子:

“我把这个世界的你撞进了河里.....”

“河里?!”薛洋突然睁大眼睛望着他,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:“难怪他会发烧.....”

“不对啊?”他又喃喃自语道:“发烧也不至于疼成那个样子啊,顶多神志不清。”

......

医馆

晓星尘从盆里洗净了布巾,拧干,替薛洋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。薛洋躺在床上神情也没有放松,手里依旧死死的攥着被单,像是做了一个走不完的噩梦。大夫的话让他有些恍惚,薛洋这身体有一大半原因,还是因为自己造成的。

毕竟逆天改命,有违天道,必遭术法反噬,耗的灵力亏空,落得生不如死。可薛洋是为了召回他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可他自己又没错,明明是薛洋自愿的,应该是他活该。可是他又不想让薛洋活该,晓星尘此刻心情当真是难以言喻的复杂,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是他确定的一点是,他不会再让薛洋跑了,很多事情,他要找他问清楚。

还有既然薛洋之前活着的话,他为什么不来找他?让他以为他死了,让他内心始终堵着一口闷气无处发泄。

“哎哟我的妈呀,总算是找到你们了,这狗医馆怎么这么偏啊,跑死我们了...哦,对了,薛洋他...怎么样了?”突然念出跟自己一样的名字,薛洋还有些不习惯,顿了顿,看向床边的晓星尘。

“...受凉发了烧,还有......”晓星尘看着躺在床上薛洋的面庞,欲言又止。

“还有什么?”薛洋看着他。

“这事情太复杂了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,还是改日再慢慢告诉你们吧。”晓星尘说着,视线从未离开床上的薛洋一刻。

站在一边的晓星尘和薛洋面面相觑,半晌,晓星尘一敲手心,“哦对了,我带了药!”

薛洋一挑眉毛看他:“你怎么出门还随身带退烧药?”

晓星尘一边在他随身带的行囊里翻找,一边答道:“这是野外生存的必备条件,除了退烧药,还有各种你需要用上的药。”

“那春药有吗.....”薛洋用极小声的声音低估了一句,随而转头对晓星尘道:“还是吃我们现代的药吧,毕竟这个效果更好一些。”通过短时间的相处,晓星尘对这个薛洋也有了大概的了解,知道他并不坏,所以暂时对他放下了戒备。

接过药,晓星尘一时间有些为难,这看起来一颗一颗蓝白相间的小药丸该怎么吃,正在他准备开口询问时,另一个晓星尘放下包,倒了一杯水走到床边递给晓星尘,又小心翼翼的将薛洋扶起来,对晓星尘道:“先拿两颗,喂进他嘴里,再拿水给他灌下去。”

可薛洋烧的神志不清,暂时处于半昏迷的状态,要让他把两粒胶囊咽下去,可能会有些困难。两个晓星尘相互看着彼此的眼睛,一个正沉默的等待着他的举动,另一个则是看着与自己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正在抱着薛洋靠着他,心里竟莫名的有些吃味。

静默了那么一瞬间后,另一个薛洋突然哎呀我摔倒了,Duang的一声,撞到了原配晓星尘的后背,使他没有防备的往前一冲,正好贴到了薛洋的唇。

晓星尘的耳根子刷的一下红了个透,薛洋坐在地上靠着床背揉了揉自己的头,吃痛道:“道长,对不起啊,不过还是救人要紧啊。”

当晓星尘正在犹豫该不该离开时,薛洋突然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,并在看到眼前那张脸时,一瞬间睁大。

tbc.

有点慌四个名字来回叫把你们读晕,毕竟我已经(告辞)

下一棒的神转折,交给你啦 @甜味阿秀- 姐妹!






评论(55)

热度(572)